AB模版网

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,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;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....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慢生活 >

父亲的铜装

发布时间:2019-04-03编辑:陈东浏览(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 ”当当当”,”当当当”!这极具震感的声音,仿佛是晨钟暮鼓,时刻提醒着我!父亲着上那铜装,为的只是我能上大学和支撑起这个举步维艰的家。他流的汗水就像小溪绵延不绝的流淌着,滋养着这个几经枯萎的家!

            两个智障的姐姐,不仅需要长期的药物治疗,而且还需要有人照顾!加上我和妹妹还在上学。家里的窘迫使父亲不得不走上漫长而又充满艰辛的打工道路。从此,父亲就握上了那因岁月流逝而锈迹斑斑的钢管,而这一握就是三十年。父亲的工作熟称架子工,就是建楼房时四周的棚架。

            记忆中的父亲总是那么寡言少语,对我的事不闻也不问。而直到有一次我感冒了,父亲买药给我。我对父亲的看法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!事情是这样的,到周末习惯性的打电话给母亲,母亲一听电话,便知道我感冒了。挨骂之后,母亲关心的说了一句:”记得买些药吃。”我只是敷衍的答应了,没有太在意。出乎意料的是,下午就打电话跟我说:”听你妈说,你感冒了,我买了些药,我还要干活,你到我工地来一下吧!”我都来不及反应,父亲的话就说完了!话少得可怜!或许是缺少沟通的缘故吧!

            父亲的工地不远,我走路去了。此时是初春,还遗留着冬天恋恋不舍而留下的丝丝寒意。那春风也有意无意地撩拨着树上还未完全展开的叶子,像是挑衅!而地上的枯叶,他们毫不保留的肢解自己本来就不大的身躯,为的只是能让枝上的嫩叶更好的成长!

            我在想,父亲应该买了大盒大盒的药等着,并且准备好了要骂我,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着,准备好了迎接这即将来临的暴风雨!差不多到路口时,远远看去,隐隐约约的看到有一个人在蹲着,像极了一座雕塑,要不是看到他时不时的晃动着头,我还真以为是雕塑呢!然而走进仔细看才知道那是父亲!父亲的衣服和裤子似乎是一套的,全部是铜一般的颜色。而从衣领内侧可以看出衣服是黑色的,而裤子已辩不出原色了!袖子上的颜色明显要深许多,也许是负重最多的缘故吧!父亲抬起头说:”来了”。”嗯”!我回答说。就在父亲起来的时候,我清晰的看见他头上多了许多白发,而在这些白发的背后积压了多少岁月的风霜又有何人知晓!父亲从口袋中拿出了药,只是一盒小小的感冒灵和一瓶银翘片,接过药的瞬间,父亲的手轻轻的滑过我的手背,而我却感觉到了些许疼痛。像是被荆棘划了。我定眼一看,父亲那是手吗?简直是一块老树皮!手上的裂纹像沟壑,纵横在手心手背间。有些皮一块一块翘起,像是山峰,无言的诠释着岁月的无情。我心中波涛汹涌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!父亲说:”药是饭后吃的,一日三次。以后多注意点,不要生病了!”我只是点头!父亲转身走了,只留下身着铜装的背影!

            不远处,传来了”当当当”的声音!如果可以我愿意为它写一个谱,让其成为世间最美的绝唱!